哈默尔恩的吹笛人

愿你岁岁平安,即使生生不见(古风/虐?/ooc)

是的我又回来了。。。。
米娜桑想我了吗ヽ●*´∀`*●ノ(不可能)
上一次的热度下了一跳啊。。。真是谢谢大家对于这篇烂文的支持啊(鞠躬)
好了不说废话了开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..      
二章

2
“黑瞎子,你们两到底是什么人?”憋了好多天的吴邪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“你真想知道?”黑瞎子笑眯眯的反问道。
“。。。嗯。”吴邪思索再三,不情愿的点头道。吴邪观察他们观察了很多天了,发现黑瞎子和张起灵的实力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,想起黑瞎子那天未说完的话语,吴邪对两人的实力又警惕了一分。
“小吴邪啊,你不知道知道太多会被灭口吗?”黑瞎子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似得,贼嘻嘻的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“。。。。”吴邪想起那天黑瞎子的实力,不禁打了个寒战,“算了,万一你真要杀了我我也没办法阻挡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“小吴邪真乖。”黑瞎子见恐吓起到了作用,便不再吓他,笑嘻嘻的收回了手。
就在黑瞎子收手的时候,张起灵淡淡的指了指吴邪,又指了指一直带在身上的黑金古刀,意思是:你要是敢动吴邪我立马杀了你。啧,黑瞎子讪讪的收回了目光,哑巴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,有了媳妇(不)就忘了他这个老朋友,真不够义气。“怎么了?”吴邪感受到黑瞎子的动作,疑惑的转过头来看向黑瞎子。“没。。没有啊。”黑瞎子一边冒着冷汗,一边打哈哈的糊弄过去。吴邪怀疑的瞟了一眼,便没在做声,转了回去。
------------到达张家的分界线-----------

“不愧是星宿第一家族,比我们家大多了。”
吴邪一边打量着张家的建筑,一边感叹到。
“怎么样啊吴邪,是不是比吴家大多了?”黑瞎子在后面的调笑的开口问道。
“吴家以救助为主,不稀罕门面之事。”吴邪不屑的回击到。
“好好好,你对你对。”黑瞎子笑眯眯的答应下来,又像是自言自语地嘀咕道“张不管来多少次,张家还是一如既往的震撼呐。嘛,虽然比起我家还差点。”尽管很小声,吴邪还是隐约听到了(狼族听力很好)“。。。张家已经是星宿之首了,比起张家还大的大概只有。。。难不成他是?不可能不可能!”吴邪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连忙摇头。“怎么啦小吴邪?”黑瞎子察觉到他的动作,问道。吴邪慌忙摇了摇头“没。。。没什么。”心里的迷雾越加重起来。
“话说回来,没有令牌进不去呢,哑巴张你快点拿出来啦!”黑瞎子郁闷的催促道。
“你有。”张起灵淡淡的回复道。
“哑巴张你不是有事才回来的吗?不拿你这个他们怎么知道你的身份?快点啦快点啦。”黑瞎子不服气的反驳道。
张起灵也知道自己现在有任务在身,只好把自己袋子里麒麟族的鬼玺拿出来,交到看门员手上。
“好的谢谢。。。这,这是张家鬼玺?”看门员颤抖着把头抬起来,看向张起灵的眼神瞬间多了几分恭谨,“张莹拜见张家族长!”霎时间,大厅里的目光全部聚集过来,“张家族长?!!他不是好久没有回来了吗?”“可是那是真的鬼玺啊,要是真的有人能从他那种怪物里抢出来的话,就算不是他也得服从啊。”。。。。大厅里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小,渐渐地,所有人都跪下了,“恭迎张家族长回族!”那些在外面不可一世的天才们,在张起灵面前,不过只是一只小小的虫子而已。
尽管全部人都跪下给他致敬,张起灵的眼神依旧没有变,好像跪下的不是人,只是一些强一点的虫子而已。“免礼,起来。”
说这句话是依旧没有感情,好像只是例行公事。
“你就是。。。张家族长。”吴邪心中的谜团解开了一部分,难怪那个黑瞎子即使那么强也会忌禅他。。。。
“是的,有什么问题吗。”张起灵淡淡的回答了吴邪的话语。
“看到这些心高气傲的“天才们”跪下的场景真是怎么看都看不够,”黑瞎子调笑的声音又一次传了过来,“不知道还能忍多久呢,到时后你又会怎么办呢,哑巴张?”黑瞎子的声音逐渐低了下来,渐渐变得微不可闻。不过吴邪还是隐约听到了一些,“看样子黑瞎子和张起灵的关系不好呢。。。为什么呢?”
“不过哑巴,你不是说有大事才回来的吗,到底是什么事啊?值得你跑那么一大趟。我猜猜,一定是关系到九门的事,没错吧?张家族长。”黑瞎子转头看向张起灵,依旧笑眯眯的问道。
“是的。”张起灵难得没有无视黑瞎子的话。“九门会议。。。要开始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2章完---------- ----------

愿你岁岁平安,即使生生不见。(瓶邪/ooc)

这里墨棠。。我又回来啦。。。
新人写手,觉得还行就给个小红心呗?
谢谢米娜桑。
啊不废话了开始把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二章
吴邪被传送到百里之外后,就感觉以吴家为中心传来极为强大的法力,将整个吴家夷为平地。即使已经远离了中心,剩下的余波也极其强大,吴邪来不及防御,被法力狠狠的打到了一颗树下,不由得一口血喷出来,继而眼前一黑。。。。。。
  “唔。。。。。”等到吴邪再次睁开眼睛时,映入眼帘的是如同月牙一般的泉边。这个地方吴邪认得,这是月牙泉,妈妈带过他来。不过奇怪的是,月牙泉离刚刚的地方有几公里远,他的记忆到他被打到树上就戛然而止,他怎么会在这呢?“醒了?”突然从旁边传来一个毫无波澜的声音。
“谁?”吴邪立刻拔出匕首,警惕地看着周围,寻找着声音的踪迹。
“在那!!”吴邪翻出飞镖,朝那个方向扔出去。
“真是的,你打错人啦,刚刚那个人不是我!不过,既然能发现我,不简单呐。”从树上再一次传来戏谑的声音,“但是,太弱了。即使能发现我,也打败不了我。”从空中传来叮叮叮三声,吴邪扔出的飞镖全部被击落了。
“再来!!!”吴邪又一次射出弩箭。同样的,又一次被击落了。
“啊呀啊呀,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吗,你可是有东西在我这呢。”吴邪环顾四周,突然发现自己一直带在身上的包袱不见了。
“我的包袱!!!快还给我!!”吴邪急了,朝树上大喊道。“别着急啊,我还想问问这东西为什么在你那呢。”
树上突然出现一个身穿黑衣的人影,手上拿着吴宁拼死守下的星宿鬼玺。
“你。。。。你还回来!!”吴邪急得直蹦哒,只恨自己为什么没长翅膀把鬼玺拿回来。
“瞎子,还回去。”一开始出现清冷的声音从刚刚吴邪和瞎子比试时就没有出声,值得吴邪炸毛时才出声制止。“啧,哑巴你真无趣。”那个黑影似乎很悸禅那个清冷的声音,无趣地将鬼玺抛回给吴邪。“不过是一个鬼玺,随便去一个星宿抢都有。真是不明白为什么要着急。诺,还你”
吴邪顾不得和黑影拌嘴,连忙将鬼玺收进袋子里“呼。。。。还好没出事,这个可是要带给张家族长的。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回去妈妈又要打我了。”黑影似乎对吴邪的话很感兴趣“小子,你说这是要带给谁的?”从树上上突然跳下了两个人 ,一个全身黑,眼睛上还蒙了黑布,嘴角挂着欠揍的痞笑。无赖,吴邪在心里暗暗的评价。另一个一身蓝衣,全身散发出清冷的气质,从跳下来开始表情一直都是冷冷清清的。闷油瓶:这是吴邪对这个人的评价。“喂,小子,你是不是说了张家族长?”黑影一脸痞笑地问道。“关你什么事。”吴邪一脸警惕的捂着袋子。“还有,别小子小子的叫!我也有名字的!我叫吴邪!”“好好好,吴邪,你是不是要去张家?”那瞎子赔笑到“如果你是要找张家族长,那你旁边这位就。。。”蓝袍人伸手打了一下那瞎子。“哑巴你打我干嘛!!”无视一旁瞎子的大呼小叫,蓝袍人开口问道“你去张家做什么。”对于蓝袍人,吴邪不知道为何不敢抵抗,只能乖乖回答“我妈妈叫我带给张家族长。”“唷,你要去张家啊,我们可以带你去啊。”一旁的瞎子又凑过来。
“可以吗?”吴邪怀疑的看着瞎子。
“哑巴,可以吧?”瞎子转过头看向蓝袍人。
“可以。”蓝袍人点了点头,淡淡的说到。
“那。。。。就谢谢你们了。”吴邪将袋子小心的系好,看向蓝袍人和瞎子。
“那行,我们带你去吧。叫我黑瞎子就可以了,那位叫做张起灵。”黑瞎子笑眯眯的指了指蓝袍人。
张起灵无视了黑瞎子,一把吧吴邪抱起来,跟黑瞎子如同猫一般跳上了树。像北边奔去,两人很快就消失在层层叠叠的树林中。月牙泉边,一位不速之客悄然来临。“真讨厌,又是他”来人遗憾的咂咂嘴“不过那个人是起灵,当然没关系。反正总有一天,他会乖乖还给我的吧。。。。”
END

愿你世世平安,即使生生不见。

泥萌好这里墨棠,首次挑战写文什么的。。。有人看就一周更一次啦,谢谢谅解毕竟学生党啊orz。。。。
主瓶邪,副黑花宁秀胖云(把):
设定是古代二十八星宿和四大神兽,人设表回头再说。。。
并不知道会不会弃坑什么的。。。尽量把。。。
感谢包容,那么,开始喽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前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战火已经蔓延到屋外了!请夫人和小少爷回避!我会尽我所能掩护您!”
“那么,拜托你了。”
吴宁(吴邪妈妈)抱着吴邪匆匆跑进密道中,留下仅存的一名影卫面对叛乱的人群。
  看着吴宁抱着吴邪进入密道后,那名“影卫”转身面对大批涌入的人群,丝毫不惧。而那些叛乱的人,面对这名影卫,一扫刚刚嚣张的态度。其中叛乱的带头人王八邱毕恭毕敬的对这名“影卫”说:“主人,已将所有效忠于旧党的长老和族人清扫干净了。”
“做的不错。”“影卫”看着人群冷冷的说。
“那。。。。。主人,报酬这事。。”王八邱不安的说。
“报酬这事,自然不会少的,而且作为一只虫子你干的还算不错。”“影卫”看着王八邱说道。
“啊,对了,捉到吴邪报酬翻倍。”“影卫”补充了一句。
跪在地上的王八邱眼里明显闪过了一丝不悦,但是鉴于丰厚的报酬和“那个人”的身份并未开口。只是说了一句:“谨遵少爷命令。”
  待人群全部退散后,“影卫”缓缓扯下脸上的面具:“真期待啊吴邪,真想知道你看到我之后的表情啊。”面具被扯下后,露出一张极其清秀的脸庞,和一对与吴邪极其相似,不,应该说一模一样的琥珀眼瞳。“谁叫你们不听我们的命令呢?起灵,你总有一天,会承认我才是对的。。。。”
狼族领地中
正当吴宁准备带吴邪离开这片地时,
“夫人,把吴邪交给我,我还可以让你死得舒服点。”
  “??!!”吴宁回头望见王八邱带着一大批人赶来。
“你们。。。。你们怎么那么快,不,不可能。。。”吴宁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。
“难,难道。。。”吴宁脸上的表情渐渐被绝望占据。
“是的,夫人,他把密道告诉我们了。”王八邱得意的说。
“不,不可能,他不可能背叛我们的。。。哈哈,哈哈哈,我最信任之人最终还是背叛了我啊。那些事,也就只有他干得了啊。我对人心,还是太过信任了啊。”
  王八邱不耐烦的打断了吴宁的话:“那么夫人,想好了吗?把吴邪给我还可以死得痛快些。”
“不行。”吴宁咬了咬嘴唇,仿佛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。。“吴邪是吴家最后的血脉,给了你,吴家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。我必须把吴邪的命保住。”
  说完后,吴宁低下头对吴邪小声嘱咐道:“小邪,一会妈妈把你传送到那颗老梧桐下,你拿着这包东西,去北边找张家族长交给他,就行了。此外,你先去张家寄宿一段时间,到时候,妈妈会来找你。”
“小邪知道啦。”吴邪眨了眨眼睛,“不过妈妈为什么不亲自带小邪去呢?”
“妈妈现在有事,小邪自己去可以吗?”
“好吧。。。。。”
王八邱那边
“老大,只把吴邪妈妈围起来就行了吗?不会让她跑了吗?”
“现在强行把她绑起来可能会伤到吴邪,而且在吴家范围内用不了传送阵,就算能用,她剩下的灵力也支撑不了。”
正如王八邱所说,吴宁现在的灵力完全不够。不过,吴宁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。传送阵不仅可以用灵力,也可以用生命。
“再搞不定的话,直接把她打晕再把吴邪抢走就可以了,反正她也没什么用。。。。等等,那疯女人想干什么!!!”
吴邪身体泛出淡淡蓝光,瞬间不见了踪影。王八邱又气又恨,“那个疯女人真是不要命了,别等了,都给我上!”
  反叛人群接到命令,蜂蛹而上。既然吴邪安全了,吴宁也没什么顾忌了:“吴家待你们不薄,你们却恩将仇报。”
“吴家的血仇,只可用命来偿!”吴宁仰起头,眼睛里只剩下满满的仇恨。
“你。。。。你这个疯女人,想干什么?!”
王八邱慌忙命令手下退开,可是没有用,吴宁缓缓的睁开眼睛:“背叛之人,该死。”
瞬间,十里内无一人幸免,全部只剩下一个骨头架子。“跟我一起下地狱吧。”吴宁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个凄凉的微笑,身体无力的倒下,死去的一刹那脑子里闪过一丝想法:不知道小邪怎么样了。。。
“啧,吴宁这个疯婆子,还好趁早离开,不然连我估计也挡不下这一击。”躲在一颗树后的人心有余悸的咂咂嘴,“不过也算完成计划,起灵也很快就会承认我我吧?”扯出一个极尽疯狂的微笑,来人转身离去。
风缓缓吹过草地,骨头也化粉随风飘去,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。只有草丛里些许黑色鳞片闪烁着微弱的光芒。
奎木狼【下落不明】
亢金龙.星宿鬼玺【丢失】
吴家【亡】

【不详契约( Unknown contract )】
木偶师( Mindhunters )繁星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木偶,也叫傀儡。原本是由木偶师操控,在舞台上演出一场场精彩的话剧。但是到了后来,有些黑心的木偶师为了追求木偶的精细来带给贵族愉悦的享受,从而换取钱财。他们将奴仆的皮剥下来制作木偶,来使木偶栩栩如生。这些人皮木偶,乍看与真人无异,当时的贵族非常欢迎这些木偶,人皮木偶一时成为上流贵族的宠儿。所以后来,木偶,也有了受人操控,摆布的人的意思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欢迎光临。”张艺兴放下手中的工具,抬起头朝门口说道。
“亦凡?你怎么来了。”张艺兴诧异地看着门口的来客,一边放下工具,起身拿起茶壶开始泡茶。
吴亦凡一把推开店门,拉过一张椅子坐下。“啊,累死我了,让我歇会。”
张艺兴拿出两个杯子,又转身端出一盘曲奇放在桌子上,随手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“慢慢说,不着急。”。
“谢了。”吴亦凡掂起一块丢进嘴里,感激地看着眼前的挚友。张艺兴是他在高中认识的朋友,大吴亦凡一岁。后来虽然一个上了医校一个上了美校,却因为住的近关系越发好了起来。张艺兴毕业后开了家木偶店,吴亦凡有事没事也会过来坐坐。这家木偶店明明没什么客流量,居然还能开到现在,真是神奇,吴亦凡想。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艺兴皮肤白的可怕呢。。。
“说吧,发生了什么。”张艺兴喝了口红茶,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“也没什么,不就是允儿她失踪了,怎么找都找不到。”吴亦凡,想了想,简洁的说了句。
“看你那样子肯定都找遍整个城市了吧,还是找不到所以才来找我吧。”张艺兴瞟了眼吴亦凡,笑着调侃了一句。
“好吧,确实是你想得那样。三天都没看到她了,手机都打不通,最近不是很多人失踪嘛,有点儿着急。”吴亦凡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“好吧,吃完东西我陪你去看看吧。”张艺兴想了想,答应了吴亦凡。
“谢谢,”吴亦凡松了口气,他知道,只要有张艺兴,没有他办不到的事,虽然他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。“咦,你在做新的玩偶啊。”吴亦凡随便扫了几眼,发现张艺兴之前忙活的是一个新的玩偶。
“对啊,有人要嘛。”张艺兴笑着回了句。
不知为何,吴亦凡总觉得那个玩偶看着面熟,却又不知道是谁。
“赶紧吃吧,吃完我去陪你找人。”张艺兴催促到。
“哦。”吴亦凡喝完手中的红茶,准备站起来和张艺兴离开。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,意识也逐渐模糊起来。他想呼救,却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。他看着张艺兴淡定吃下一片药,朝他走来,细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庞。
“我原本不想杀你的,可是我爱着你,你却不爱我。”
他。。。在说什么?吴亦凡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。
“但是我说过的吧,你的愿望我会一一实现的。”
“我不会违背对你的承诺,所以我把她也做成了木偶。”
“把你做成木偶之后,你就永远可以和她在一起啦。”
吴亦凡逐渐失去了意识,定格在脑海里的最后一幕,是张艺兴有些病态的笑容,他想,他知道那个木偶是谁了。
张艺兴笑得一脸诡异,吴亦凡呐,你永远永远都不会离开我了。
先在手腕上划上一刀,再把筋调掉;把骨头抽出来,把眼睛抠出来。。。张艺兴一点一点的把整个人皮抽出来,塞上木骨架,并做好操控木偶的手柄。最后,安上黑色的眼瞳。张艺兴满意地看着眼前的木偶,他轻轻搂住他:“我们永远不会分开。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接受我的爱恋,变成我的藏品,在我手中疯狂起舞吧♡~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张艺兴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(END)